全国客服电话
010-57123751

湖北90后僧人:自我隔离的第五天

来源:搜狐自媒体 

该如是来,亦该如是去——也该我和我的家乡,我和我最喜爱的热土,我和我最喜爱的城市一起度过这次劫难,一起度过这次考验。

文 | 耀意 老夏

算上今天,这已经是耀意法师在房间里自我隔离的第五天。

五天里他只出去过两次,一次是试图去寺院侧门买些饮料,结果走到寺院侧门发现外面被长长的围栏围住,虽然底下有半米多的空隙,但是想了想,作为法师还是不宜从围栏底下钻过去,只好作罢;第二次是囤积在房间里所有的泡面、水果、干粮都吃完了,只好从其它法师那里拿一个自热素食小火锅过来。

黄冈封城,已将近十天。寺院也被封了这么久,防控工作越来越严格。不巧,前些天耀意法师出现了咳嗽和拉肚子的症状,虽然没有发热,但安全起见,还是开始了自我隔离。

耀意法师笑着说:“曾经看到这样一个笑话,说现在的年轻人如果有WIFI、有床、有电、有手机,就算关在房间里一个月不出门也没有太大关系;但是真正遇到这次瘟疫导致的封城时才发现,不仅是一般的年轻人关不住,连出家的年轻人同样关不住。今天睡到下午一点钟才起来,看了看书,写了写字,就再也不知道可以做什么了。吃了一桶泡面、两个苹果、四个龙眼、一块沙琪玛,喝了一瓶冰糖雪梨之后,坐在床上本来想参参话头,后来心烦意乱,就又睡着了,一直睡到下午八点,心里想这生活要怎么开心起来呀?”

耀意师父出生于1995年,他认为,他们这一代人,大抵是没有经历和铭记过真正的灾难的。

1998年湖北洪灾的时候还能有一点点的记忆,2003年的时候也就记得学校放假。因此,这次灾难刚刚开始的时候,耀意师父觉得无所谓:“这不就是一场流行病吗?看上去来势汹汹,依国家的实力,两三天也就处理了,我们也不需要做过多的担忧。”

所以,哪怕当时已经知道武汉有了新型病毒,他依然选择了乘坐1月1日的飞机从台湾返回。当然,后来这个决定被其他的同学和台湾的法师称为“最不靠谱的决定。”

耀意法师说:“我是缘起论者,我不相信任何的侥幸、巧合,一切都是因缘和合所致。该如是来,亦该如是去,也该我和我的家乡,我和我最喜爱的热土,我和我最喜爱的城市一起度过这次劫难,一起度过这次考验。”

在这段日子里,他不知安慰了多少居士、亲人和朋友,乃至其它法师。告诉他们,遇见灾难,尤其是遇见病毒,要理性防护,无论如何一定要冷静,要心态平稳,绝对不能够恐慌。因此,耀意法师还特别将《心经》中“无有恐怖”一句摘出,先后写了70余幅,送给其他的法师、居士。

但只有他一个人知道,他的内心也充满恐慌。素来佯装坚强的他,从来不将恐慌和顾虑写在脸上。

出现咳嗽和拉肚子的症状之后,哪怕心知肚明没有接触过太多外人,也没有过武汉的居留史,他依然选择暂时将自己封闭在房间里面,每天想着:自己不会真的得了这个病吧?自己不会这么年轻就“英年早逝”吧?甚至默默地拿出了一张黄纸,试着写着:云门堂上圆寂名字比丘耀意之位。

耀意师父说:“静下心来想,这样的恐慌,或者说顾虑,其实并不来自于疾病,而是由于我们内心本有的无明。固然修行不可能一天上去,我们也没法解决这些所有的问题,幸运的是,我们还有佛菩萨的关注。”

从初三开始,寺院原本计划举行药师法会。但是由于疫情,寺院封门,药师法会无法照常举行。常住给每位法师送《药师经》,要求早晚念诵,回向给整个灾疫,希望它早点结束,百姓身体安康。

耀意师父第一天早上诵了一遍药师经之后,感觉不太相应,“我从来也没有好好诵过《药师经》,感觉和它不够亲切,定力也不够”,他表示。

于是他打开《妙法莲华经·观世音菩萨普门品》,每天读诵七遍,回向给所有奔波在一线的医护人员——那些奋斗在一线,接触过感染病人的人员,也回向给他最热爱的湖北和最喜爱的武汉,回向给中国,希望可以早点焕发青春,早点恢复健康,早点送走瘟疫。

耀意法师说:“在一遍一遍的读诵中,仿佛观世音菩萨一直陪伴着我。有很多的问题,很多的困惑以及对自己的不满,对身边人的不满,对境界的不满——虽然菩萨没有跟我说话——慢慢的我仿佛知道了菩萨告诉我的答案,是慢慢变得安定,慢慢变得清明,慢慢的。”

耀意法师不知道这一次灾难还有多久,但他相信,一切的困难一定会过去,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:“一定有三宝,一定有菩萨一直陪伴着我们,看着我们一步一步地变得更强大,直到我们也变成佛菩萨,变成那个可以救度众生的人,变成那个与一切众生安定以及无畏的人”,他的声音异常坚定。

谈及当前最迫切的心愿,耀意法师没有提自己的病情,他说:“希望我最喜爱的湖北和武汉,希望我最喜爱的这个世界,经过这一次的瘟疫,经过这一次的病毒,依旧强大,依旧健康,依旧每天都快乐。 ”来源:搜狐自媒体

责编:猎狐网

推荐阅读
(9:00-21:00)
010-5712-3751
QQ联系方式:2779952240
website qrcode